不用下载也可以看很黄的视频

一切发生得太快,看仙子冷漠的样子,泉子这种争斗中长出来的黑芝麻馅太监都以为自己真的死定了,看清李黛的表情,他一下子就知道她并不是多管闲事的人。

泉子想到自己苦命的主子,正是绝望之际,没想到他们的身影突然消失了,而那来追杀他的人,即使到了他面前,也似乎看不到似的。

可那是彪骑大将军,一个粗狂莽夫却有不俗的武力,在雨承国,他已是先天大圆满之境的实力,可就是这样的实力,带着他隐身后的李黛,他竟然一点没有发现他们。

“将军,没人!”搜寻的小兵将周围扫荡了个遍,什么犄角旮旯都看了,就是没有人。

而已经被李黛带着腾飞起来飞到了他们头顶上空的泉子,震惊看着这一切,他不知道李黛实力有多高,可她如此年轻,却已经会了悬空术,还能悬空那么久,还是隐身的悬空,让他们即使在敌人眼皮子下面,他们都发现不了。

泉子已经目瞪口呆了。

而下方,听了属下汇报的莽将军,两条粗野的眉毛耸了起来,目如铜铃扫荡着四方,带有胡子的厚厚大唇呼哧呼哧喘气,显然是气坏了。

“嘭”的一声,他面前的一个小兵被他踹到在地,大马金刀杵进地里,骂道:

“废物!人在眼皮子下面都让他给跑了!”他会带着人来这边,也是确定了那阉人的气息,本以为追到了这儿,十拿九稳的事,没想到一转眼人就不见了,如何不气乎。

这些年上官家的党羽几乎全部死绝,哪怕那上官叡当初那般隐忍,在先皇年迈的时候夺得了皇上的心,让他愧疚又赞赏他的才华,更是后悔杀了上官家全族,打算把位置传给上官叡做补偿,可要怪就怪上官叡命不好,隐忍那么多年,拿到了正统传位诏书又如何,还不是因为三皇子得了当今宸妃的帮助,轻易偷天换日,变成了正统。

而他一个乡下莽夫,也因为宸妃需要一个身份,认他当了哥哥,他从没有武力值莽夫一日千里成了强大站在雨承国顶尖的人,成了大将军。

而三皇子上位后,独宠宸妃一人,朝中尽管有无数人反对,可那些反对的人,无一没有好下场。

向阳处的她

三皇子没做皇上时,就是一个不学无术没有任何优点的软蛋,被宸妃抓得死死的,所有人都知道,宸妃选他不过是因为没有脑子的三皇子好控制,而在老臣上禀,让皇上纳更多人时,而些被纳的家族女子死的死毁的毁,他们的家族也被下了罪,经此一时,大家如何还不明白,表面上雨承国是三皇子做主,其实实权全部在宸妃手上。

说起这个宸妃,曾经也不过是丞相府中不受宠的庶女,只后面她崛起,丞相一家不仅被她亲自手刃了,还是打着丞相公子犯错,大义灭亲的幌子做的,得了好名声。

而她搞了自己娘家,最大的心病就是要把上官叡抓回来,把正统玉玺拿回来。

如今几十年过去,宸妃已经慢慢从幕后到了台前,三皇子也已经年迈躺床上动不了了,可宸妃被三皇子独宠那么多年,硬是没有怀上一男半女,众臣都感觉江山后继无人,所以朝臣私下也暗自浮动起来。

而当初躲过一劫,上管家死绝,徒留不知躲哪儿苟延残喘的上官叡以及他的人竟然出现了,几十年过去了,如今上官叡即使没死,也有七十高龄了吧,莫不是他这把年纪,还想着报仇?想着和宸妃斗?

要知道,当初怂恿先皇收集了“证据”灭上官家满族的先皇后娘家,舒家人,如今在朝堂深受宸妃喜欢,舒老头的孙子,更是宸妃最喜欢的入幕之宾,年纪轻轻已经官位一品丞相了,取代了原老丞相的位置。

宸妃公然养男宠,并没有多隐蔽,这是很多大臣心中明朗的事。

而宸妃据说虽是一百多岁了,年龄不比舒家老头小,可模样看起来也就三十多,完全看不出真实岁数。

再加上她的强大,很多人猜测她可能是仙人故居石中杉走出来的仙子,法力无边,当初才以老丞相庶女的身份,一下子崛起,对先皇诏书偷天换日,扶持废物三皇子做傀儡,独霸皇权几十年。

只这即使大家都知道,也只能当不知道了。

皇上的第五子,上官叡,在先皇还在的时候,隐忍自己,都快上位成功了,却被如今的宸贵妃横插一脚,打落深渊。

而上官,也不是先皇正统姓,而是曾经的敏贵妃,上官敏的孩子。

所以上官叡认可的名字,从来都是母族的名字,他隐忍先皇多年,装作不知道他被先皇后舒氏挑唆,杀了上官家满门,其实他从懂事起,就被敏贵妃留下的老人嬷嬷和环儿姑姑告之了上官家的血仇,以及他的母妃,在他出生时就死了,大出血死的,显然即使那时母亲被打入了冷宫,舒氏还是没有放过他们母子,给母亲下了滑胎药导致早产难产而死的。

从那时候起,上官叡只是上官叡。

他不稀罕那个位置,但夺得那个位置如果可以报仇的话,他可以忍下一切。

后来老嬷嬷走了,环儿姑姑也走了,上官叡身边得信的人只有泉子了,两人算相依为命了,却不想他步步为营,在大位将成时,被一个丞相府冒出来的庶女算计了,连诏书的文字都可以改了,那时候聪明的上官叡就知道,丞相府的那庶女并不简单,可能就是石中杉出来的“仙人”。

上官叡当机立断,带着泉子拿了玉玺逃了。

几十年过去,上官叡隐姓埋名却并没有忘记血仇,尤其是先皇后的娘家,害了上官家满门的舒家,因为出了一个俊俏的舒郎君被宸贵妃宠幸,威望如日中天,哪怕先皇最后因为丞相舒女,如今的宸贵妃改了圣旨,是活生生被气死的,上官叡却没有大仇得报的感觉。

如果先皇是忌惮外戚专权的昏庸,那舒家就是递给先皇杀上官家的一把刀,先皇死了,他的儿子,以及整个舒家,他定要他们偿命。

几十年过去,躲起来的上官叡几度生死,脑子里片段似的冒出一些奇怪的记忆,让他知道,他似乎可以像石中杉里的“仙人”那般修炼了有对付宸贵妃和舒家的办法了,所以被他带着同样可以修炼的泉子,才让他出来办事,传播当初舒家的做恶,以及宸贵妃的恶行。

甚至让泉子拿出了假玉玺,引宸贵妃和舒家党羽上当。

只可惜修炼了还没突破先天的泉子还是太弱了,消息没有传多久,那些皇室隐秘的话本子还没有让说出人说得到处都是,就被宸贵妃发现了禁了,杀鸡儆猴让人害怕,他再去传递这些话本子,以致于只要有关宸贵妃和舒家的,都没有人敢接。

那莽将军最后没有搜到离开后,泉子待路,带李黛去见他主子,一路上给李黛说了他主子的来历,以及主子同先皇以及舒家的血仇。

宸贵妃用仙人术法改诏书,偷天换日,如今因为舒家小子护着舒家人,也是主子的仇人,只可惜他们计划没来得及实施多少,就被敏锐的宸贵妃发现了,他还差点丢了命。

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确定了李黛的强大,以及她的手段,再加上他救了自己,泉子完全忘记了初看李黛时她冷漠的表情,忽视了她不是乐于助人的性子,反而因为李黛救了他,觉得她是面冷心热的人,所以李黛一问起他主子,他就竹筒倒豆子什么都说了。

把主子说得无比悲惨,就希望激发李黛的同情心,让强大的她能站在主子这边,帮帮主子。

主子一辈子都在想着报仇,已经想得疯魔了。

哪怕莫名其妙得了什么功法能修炼了,也没把心思放修炼上,反而走了极端,有走火入魔的征兆。

似乎预感到自己要死了,没时间了,才不再继续躲在暗处,打算最后一博。

而他把上官叡说得可怜,他也的确非常可怜,一辈子隐忍,一辈子被灌输上官家万人血仇,九族血仇,不曾放下过包袱。

而跟着泉子的带路,在雨承国石中杉北角极地的底下洞中,李黛也终于见到了他口中的主子,一个年龄七十多岁,实际看起来也有五十模样,两鬓发白的男人。

只哪怕心里有了猜测,当真正看清他的样子,以及他灵魂的样子时,李黛还是忍不住猛然变色。

一向情绪稳定的她也没有忍住,看着蜷缩在角落,衣服破旧,整个人气息都不对,还继续以怪异姿势盘坐打坐的人,李黛没有忍住,感觉眼睛酸涩,而就在这时候,上官叡周围气息突然变得黑暗,猛然吐血,李黛变了神色,一个醒神术摔了过去,把他从走火入魔的边缘拉了回来。

“是你!杜睿博?纨绔?你竟然真的还活着?”上辈子为她而死,却转世的人,不仅没有转世入修真世家,反而入了凡人界受了那么多苦,李黛就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。

此时他两鬓的斑白,愁苦的面容,一辈子似乎都不如意,哪里还有当初纨绔时的潇洒不羁。

而想着泉子说的几经生死他能修炼了,怕是零零碎碎觉醒了上辈子一点记忆,他就抓着那点破碎的记忆修炼,没有完整的功法,再加上血仇沉重的心思,如此这般,不走火入魔才怪。

李黛此时已经不急着入石中杉了,上辈子欠了一命的因果,付出再大的代价,也该还了。

Tagged